|hi,游客欢迎来到趣看网!快速登录:
You are here: Home » 文摘

1134973922f248a5a2l

文/毕淑敏

      我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,说自己是“女孩子”的时候,我为她羞臊。我能理解她,因为她还要择偶,所以要尽量装扮年轻。然而就是从择偶这个角度出发,她也要显得沉着才好。我看到她睁着睫毛被拽长了的眼睛说,我就不明白,男人们为什么不愿意找比自己年长的女人呢?这样的女人知道心疼人的。

她若是把这个设问,当成一个技术性的攻防策略,我倒赞成。婚姻其实不必拘泥于年纪非得男大女小,反过来,一样也有甜蜜。只是,在一般情况下,女子是要有生殖能力才好嫁。年岁太长了,这方面就呈递减趋势。这是任什么美容膏紧致霜也回不了天的,因为你无法美化你的卵巢和子宫。不要把男人的择偶心理看得太神秘,其实很大部分要受荷尔蒙的控制。这是千百万年以来的遗传密码,概莫能免。即使是那些声称不要孩子的男士,也很少能逃得出这个窠臼。女子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,就不要徒劳地扮嫩,因为没用的。三十多岁了,若想嫁得好些,就不要再在生殖系统上多做文章,因为大势已去。要在自己的长项上用工夫,那就是成熟和稳定,关爱和慈良。我相信天下的男子不都是因为生殖的希望才找伴侣,所以精神上的契合才是年长女子要浓墨重彩渲染的地方。

    这个秋天匆忙忙的,突然间就席卷枝头,树叶开始大片大片地往下掉,清洁阿姨很早起来扫掉昨晚悄悄落下叶子,等我们走在路上的时候,只剩下些许刚刚落下的残留,一个不留神发现挂在树上的树叶什么时候已经不多了,夏天的残留已经被阿姨的扫帚收集起来,装在袋子里带走了。以前在家里上学的时候,没人清扫路面,放学的时候会有很多的学生骑着自行车,轮子压过路面的时候会听见丝丝地落叶碎裂声音。

    黄色的香味也开始席卷整个杭州城,到处弥漫着铺天盖地的桂花香,晚上睡觉仿佛都能闻到,但是大多时候却不太找的见那些桂花树,只有铺天盖地的香味涌来。一如晚上乌镇那些菊花和菊花茶的香味,一直萦绕在鼻尖不肯散去。

    仿佛每天起床都会发现天气又比昨天凉了一点了,但具体是从什么时候起天气变得这么凉了呢?却一直都没有察觉。早上的天气预报的数字每天看着其实差不多,但是不察觉就从三十几变成二十几然后居然突然只是有十几了,时间顺着秋天的痕迹流逝,早上的湿气开始越来越重,估计不过久就能呼出一团团白气了。

    如此漫长的夏天也消逝了,秋天很早就悄悄的做好了登场的准备了。天空也看起来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 十一假期过的仿佛和时间脱轨,等回来发现秋意更浓。前五天在上海陪着爸妈,吃饭啊,聊天啊,散步啊。上次回来一个月前了吧,然后只待了一天,然后就和同学去了天目湖,那时候感觉还很夏天,只是缆车到山上会有点凉,而现在这股凉已经由山头扩散到山脚,弥漫整个天地了。

    开始有同学抱怨我回上海也不联系,回来前本来有很多打算的,甚至还想回大学城看看的,但是一躺在家里就一点也不想动,白天看电视听歌聊天,傍晚和爸妈妹妹去小区散步,晚上回来早早的就睡了。不太发信息打电话不想工作也不上网上QQ什么的,很懒散很舒服的过着每天。

    后两天在乌镇。奶茶在乌镇,她说来过便不曾离开。很多次看到高速旁奶茶和乌镇的大广告牌,似乎她就一直生活在那里。小崔小姚小奚立平老K一起,沿着乌镇的小巷逛,上午逛到下午,下午逛到晚上,卖油纸伞,卖竹蜻蜓的,卖菊花茶的,卖三白酒的沿着巷子铺展开来,招揽着路过的客人。晚上坐着船看着岸边伸向河里的木屋,一个个圆拱桥,听着船桨破开水面的声音,悠长悠长沿着水面传的很远,而水波撞到岸边有荡回来,撞到摇晃的小船,一遍又一遍,乐此不疲。鱼也懒得游了,随着水波漂着。岸边的长椅坐满了人,看着水波,木屋小船或者什么。

    “撑着油纸伞/独自/彷徨在悠长悠长/又寂寥的雨巷,/我希望逢着/一个丁香一样地/结着愁怨的姑娘”一直觉得这个愁怨的姑娘应该是在乌镇里的。但此刻这里只有油纸伞,悠长悠长的雨巷,丁香,还有就是六个勾肩搭背甚至牵着手的痞子,寻找着传説中有丁香一样的颜色/丁香一样的芬芳/丁香一样的忧愁/在雨中哀怨/哀怨又彷徨的姑娘,乐此不疲且相互诲人不倦,直到深夜。晚上围在小奚床上三国杀,杀到都睡着了。第二天被门口卖香蕉执着且高亢的叫卖声吵醒。吃完早午饭,坐在露天的椅子上,喝着中午剩下的茶水,开始各种海阔天空。

    回杭州的车上睡的很熟,一直到闻到渐浓的桂花香味才慢慢醒来,旁边的老K已经很习惯这些香味,在他闻来可能会有些家乡的感觉,仿佛睡的更熟了。回到住的地方,互发短信报平安。

    打开窗户,让桂花香弥漫在屋内,伴着香味入眠。

1012435676b52341e6

文/张小娴
当你无缘无故被人所恨的时候,不要生气,也许,你是做了一件好事。
有些人要找一个人来恨,那样,他才能够把生活的所有不如意转移到他恨的那个人身上。也只有如此,他才能够解释自己所有的不如意,他的心理才可以平衡。
他恨的对象,通常是在他们身边的。那些人拥有他们得不到的东西。从此以後,这些人变得可恨了。
有一个恨的目标,怀恨的人,也就有了生存的目标和力量。他们每天留意自己所恨的那个人的一举一动,甚至刻意接近他,找出报复的方法。他们不肯承认自己的不如意是自己的问题,他只肯相信,那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可恨的人霸占了其他人的东西。

12894881469877

——罗兰
因为我们总固执自己的成见,因为我们很少用同情和爱心去为别人设想,所以我们才容易陷于孤立和寂寞。
人与人像一部机器中许多相关的机件。我们必须和谐相处,忠诚合作,才可以使自己从中得到成功和快乐。如果互相制肘,受影响的当然不只是对方,而一定会影响自己。

每个人都有他的好处,每个人都有他的好处,每个人都有他值得同情的地方。即使大家认为很坏的人,假如你和他深谈,你也会发现他的隐衷,和他那不会显现的优点或长处。发现一个人的优点,并且去爱他,这是一种绝大的快乐。有心人不妨多去尝试。

1147808811008c37f5l

      文/张小娴
     “我是为你好。”是我们常常用的借口。
我们不会为不相识的人好,不会为邻居好,也不会为一位泛泛之交好,我们只为我们所爱的人好。
因为出发点是如此崇高,于是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:
“你不要再跟那个人来往了,他讨厌。”
“你不要穿这种衣服,难看死了。”

114519459799a1bbeel

文/张小娴

也许你已经离开了一个人很久,你已经不爱他了,但是有一天,你忽然发现,你仍然保持着一些他的习惯。
他习惯在关掉音响器材之前,先把音量调低,说这样可以延长音响器材的寿命。多年以后,你跟另外一个男人一起。一天,你赶着外出,匆忙之中,你仍然先调底音量,才把家中的音响器材关掉。着已经成为你的习惯。在某时某地,他也这样做着。

王朔女人是怎样练成的

文/王朔

关于女人男人中流行着很多神奇的说法,最著名的大概要算贾宝玉说的:“水做的”。对于我这样没什么诗意的人来说,事情是明摆着的,什么女的也是肉做的,除了生殖系统和男的十分不同,其他地方也没什么新鲜的,套用陈村的话说“都是自然现象”。
既然是自然现象,就应该以自然的态度对待,什么是自然的态度?那也无非是拿人当人。说到女的不是“正经人”,我觉得女的比男的更认可这点,无论是最放荡的女流氓,还是最本分的小家碧玉,一谈起自己就特别愿意强调和男人——别人的区别,似乎她们是一个特别的物种,有独到,旁人闻所未闻的品质,好的方面,说自己更感性,直觉特别灵,很为只会形象思维而发愁;缺点:娇气,脆弱,易变,明知不对也不能不去爱“一切美好的东西”。我见过不少女孩子笑着承认“是是,我是有点水性扬花。”

桌面树木

文/佚名

有很多人,你原以为可以忘记。其实没有。他们一直在你心底的一个角落。因为他们组成你的记忆与感情。但是你已经不能拥抱他们。只能在最后明白,路途只是一个念念不忘的失去的过程。
每一个微不足道的时刻,细节,你都要相信,它们都能在你的眼中和手里具备快乐的可能性,或者被赋予意义。

11444395423fd243b6l

文/毕淑敏

我喜欢爱花的女性。花是我们日常能随手得到的最美好的景色,从昂贵的玫瑰到卑微的野菊。花不论出处,朵不分大小,只要生机勃勃的开放着,就是令人心怡的美丽。不喜欢花的女性,她的心多半已化为寸草不生的黑戈壁。
我喜欢眼神乐于直视他人的女性。她会眼帘低垂余光袅袅,也会怒目相向入木三分。更多的时间,她是平和安静甚至是悠然地注视着面前的一切,犹如笼罩风云的星空。看人躲躲闪闪目光如蚂蚱般跳动的女性,我总怀疑她受过太多的侵害。这或许不是她的错,但她已丢了安然向人的能力。

文/毕淑敏
柔和-毕淑敏
柔和”这个词,细想起来挺有意思的。先说“和”字,由禾苗和口两问部分组成,那涵义大概就是有了生长着的禾苗,嘴里的食物就有了保障,人就该气定神闲,和和气气了。
这个规律,在农耕社会或许是颠扑不破的。那时只要人的温饱得到解决,其他的都好说。随着社会和科技的发达进步。人的较低层次需要得到满足之后,单是手中的粮,就无法抚平激荡的灵魂了。中国有句俗话,叫作“吃饱了撑的——没事找事”。可见胃充盈了之后,就有新的问题滋生,起码无法达到完全的心平气和。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