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男孩,教会我成长。那女孩,教会我爱。

那个男孩,都地我成长

那个女孩,教会我爱

他们曾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

然后又消失不见

可是,我不相信他们是天使

他们是世间最普通的男孩和女孩

所以我就一直这么站在香樟树下等待着

因为我相信,他们总有一天会回来

回来找我,教会我更多的事

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个夏天的浅川,那个长满香樟树的城市,那香樟树下的青春岁月,那岁月中年轻的面庞,傅小司,陆之昂,立夏遇见。

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个繁盛的夏天,艳阳下那些高大的香樟树。眼前又出现了那个穿着白T恤的单车少年,就那样站在人群中,看着周围喧嚣的一切。安静的教室,热闹的操场,那些手握画笔的孩子,那些天真明媚的笑容。突然,在一抬头一低头的罅隙里有人低声说了话,于是一切就变得很微妙。

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个夏天出现过的所有人,那些人发生的所有事情。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罅隙落在浅川的土地上,安静而祥和。就这样,我沉浸在了这个浪漫的盛夏,这个1995年的夏天。沉浸在小司那常年弥漫大雾的双眸中,沉浸在之昂痞痞的坏笑里,沉浸在立夏温柔安静的神情中,沉浸在遇见坚强倔强的歌声里。我一直坚持的认为无论这毒烈的太阳是否升到最高,这个城市永远有一半静静地躲藏在香樟那高大的阴影下面,所有人都可以在这温柔的庇护下幸福快乐的走下去。             可是我忘记了,夏天总会远去,等待浅川的终将是一场覆灭一切的风雪。就像小四说的,很多事情都无法长久,即使我们觉得都可以永远的存在了,可是永远这样的字眼,似乎永远都没有出现过。

当潮水涌上年代久远的堤岸,夏天连接了下一个夏天。当大雨席卷烈日当头的村落,夏天淹没了下一个夏天。那些匆忙回归的夏天里,依旧是那些熟悉名字,傅小司,陆之昂,立夏,遇见。可是有什么突然变得不一样了。一切都变得有些模糊,就像一场大雾突然笼罩住的浅川。我开始忘记了小司的眼神,我开始混淆了之昂的笑容,我开始为立夏的神情所心痛,我开始听不清遇见的歌声。是谁被卷入了抄袭风波,整天郁郁不得志。是谁冲过了人群手上沾染了鲜红的血,在铁窗内望着自由的蓝天。是谁轻信了谎言,彻底的放手了曾经的蓝天。是谁那没有解开的心结,变成了城市中心那朵最艳丽的血莲花。当七七毫无愧色的说出那样一番话语,当七七那青春的面庞突然变得扭曲丑陋,我知道有些什么已经悄悄的消失了。

很多东西,过去了就是过去了。很多东西,再见了也终究无法再见。我永远都会记得,那个2005年的夏天,那个夏至仿佛从未来到的夏天。所有的爱,所有的恨,所有大雨里潮湿的回忆,所有的香樟,所有的眼泪和拥抱,所有刻骨铭心的灼热年华,所有繁盛而离散的生命,都在那个夏至未曾到来的夏天,一起扑向盛大的死亡。

慢慢的回翻书页,2005,2004,2003……1995。多么希望那些我们以为发生过的事,其实从来就没发生过。那些我们以为爱过的人,一直永远地爱着我们。没有欺骗,没有谎言,有的只是浅川香樟树下那青涩的年华。仿佛回首间,就可以看到那个骑单车的男孩,那纯纯的友谊,那淡淡的爱恋。

我永远都会记得之昂从日本回来时说的那句话“小司,我想你了。”我永远都会记得,1999年的立夏曾说过“遇见,拉着你的手,无论是在哪里,我都感觉像是朝天堂奔跑,你相信么?”其实,上天还是眷顾我们的是不?起码,那些温暖的友谊还一直陪着我们慢慢的走下去。没有背叛,没有谎言。

也许终有一天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看待曾经发生过的一切,那些曾经的友情,爱情,彼此的牵挂,彼此的怨恨,最终都将都败给伟大的时间。终将,我们会迎来一个更加繁盛的夏天。

很多时候,我们总是在憧憬着王子与公主的故事,一个不离不弃的传说,然而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,还没仔细回味就已结束1995-2005 ,十年,一段让人感慨的时间,也许很长,长到我们忘川秋水依然无法逾越彼此间的鸿沟;也许很短,短到仿佛是转身的瞬间你依然站在原地。十年,一段可怕的岁月,可以成就一切,亦可以颠覆一切。长大以后,再回味那些名字,傅小司,陆之昂,立夏,遇见。有些熟悉却又有些陌生。幸好我还记香樟树下那段青葱岁月。“每个人都有一个一直守护他的天使。他们安静的出现在你的生命里,陪你度过一小段快乐的时光,然后不动声色的离开。”所以无需要太过悲伤,漫长的岁月路上,总会有人一起陪你走过。对于那些曾离去的人们,我们只能微笑作别。毕竟我们曾在最美的岁月中相遇过、相知过。 那男孩,教会我成长。那女孩,教会我爱。 感谢在我生命中曾出现的人们。我想,我会一直记得,那个长满香樟树的城市,那个夏至终年未至的夏天。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